春节巨献 百年健身经典《肌肉控制》连载

6b52b494df3039f3375c18a1d15dcc77.jpg

18860c41ca6f0c940c3821cfac64f2a7.jpg

编译者资深康复私人教练、营养师孟宏图(Jason)和健身爱好者夏涛先生

c4209f7f52cd78c666569c06391e4a6a.png

中华影星张丰毅与原特约私人教练、编译者孟宏图(Jason)留念

d5458fecc4bd327dfe890fc058cb91c2.png

《肌肉控制》首次出版于1911年,距今已有百余年。历史虽久,但是书中所介绍的肌肉控制这种锻炼与开发肌肉的方法,对于今天的健身爱好者来说还是非常有学习和借鉴意义的。

此书译完也有些日子了,现在连载出来,原因之一就是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健身先驱诞辰135周年。

c0d21b87e6bdf8570e7270b5edb58b47.png

作者简介

麦克希克(Maxick,1882 – 1961)

麦克希克的身高只有5英尺(约1.52米),但却拥有惊人的体格。他因其工作室培养出一群冠军健身者而闻名。

Maxick是他的艺名,他原名叫Mack Sick。作为一个5英尺的小个子,再加上被取名为Sick(意为生病、病人),他经过艰苦的奋斗并成为一位伟大的健身大师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麦克希克最异于常人之处,在于他几乎能够单独的收缩和运动身体上每一块肌肉的不可思议的能力。这种极致的肌肉控制,即使在如今也仅有极少数健身者能够做到。它直接导致了“rippling muscles”(起起伏伏的肌肉)一词的诞生,许多早期健身者们争相练习。

第一章

关于我

ff20c31da6e4f6e4c63563a2fec70dbd.png

我相信我不会因为以如此直白的介绍自我的章节标题作为一本书的开始而被控告缺乏谦虚。我连一点点的要自吹自擂一番的意图都没有,只是我觉得对于普通公众而言,阅读我自己对于我这套有意识的控制随意肌的练习方法在我自身上是如何逐步的得到展现的过程的亲身叙述,肯定会比我将自己定位为说教课程时(就象此类描述著作中通常所追求的那样)有趣得多。

我可以预见到,解剖学的解释和引用将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将竭力把它们处理得尽可能的易于理解,以此来促进读者不要略过这样的段落,而应该研究它们。并且也是出于读者自身考虑,应尽可能牢记不同肌肉的名字和位置。因为在实践我的肌肉控制方法时,最为重要的要点之一就是全神专注在特定的肌肉上以实现控制。

我的幼年岁月

我1882年6月28日出生于德国符腾堡。

43db8e6ed78311bd7ed942641768638e.png

巴登-符腾堡州旗

由于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我的父亲和母亲无微不至的抚养我;尽管我被赐予了无限关爱,但是我是一个如此羸弱的婴儿,无论他们如何不懈的关怀、大夫们如何的努力,先天性的发育不良使我经常感染那些对于幼小的孩子而言意味着死亡的疾病。

甚至在我五岁以前,我一直忍受着被认为是慢性的肺部病痛,最终发展成了水肿。不难想象,大家普遍认为我活不长。我的病情如此严重,以至于当我要过五岁生日了,根据法律规定一位医药官员被叫来为我接种疫苗,但是他拒绝接种,直到我们家的家庭医生出具了一张责任免除证明,这样即使我因之死亡他也能够免责。

我没有因接种而死亡。实际上,在康复以后我变得强壮了一些,而且在不久以后,我第一次能够无需任何支撑就自己站起来了。

染上佝偻病

但是,我的麻烦并未就此结束。我父母的身材特别矮小,我的个子在我的年纪而言也是很小的。在远低于正常发育水平之外,我还无法进入学校。

不久,我的虚弱以羸弱的儿童普遍会罹患的疾病的方式得到了印证。我染上了佝偻病,这是一种伤害骨头的病症。我一直忍受到今天的某些器质上的变异,能够给出充分的证据来解释我因罹患这种疾病而导致的怪异举止。

我的双亲陷入了绝望当中,都要放弃他们曾经有过的将我抚养成人的微弱希望。医生们也是众口一词的认为,即使对我进行最细致的护理,我也无法活到成年。而且,在我可预期的短暂一生当中的每一年,对我而言仅仅意味着需要承受更多痛苦的一年。

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似乎是成功瞒过了大夫们,而且健康状况也开始缓慢恢复。直到七岁那一年,我能够上学了。

强壮中的羸弱

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第一次真切的意识到没有健康的身体是一件多么不幸的事情。此前,我的生活只是与肉体上的病痛为伴;但是现在,我可以和与我同龄的男孩们直接交往了,他们蓬勃的朝气对我而言就像是无尽惊喜的来源。对于他们,我是由惊喜到嫉妒,由嫉妒到自惭形秽。

我想,如果我不是拥有着相当逻辑的理性,我早就屈服于这种情绪了。看着我的伙伴们在玩耍,我被一种近乎疯狂的渴望变得和他们一样健康和强壮的念头困扰着。但是由于我的性格使然,不论我的情形看来是多么的无望,我从未绝望。我当时太年幼了,无法设计出能够获得我渴望的健康与力量的方法。但是我想,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模仿我的伙伴们,和他们吃同样的食物,也许我最终会和他们一样的。

其实这样做并不容易。我请求允许在家里用哑铃负重锻炼,但是我的父母不相信一个多病的孩子能够这么做。我继续吃的是医生建议的特别膳食,并被告之要远离哪怕是最轻微的运动。

“像你这么羸弱的孩子应该什么也不做,需要尽可能的休息。”这是不断充斥于我耳朵的训诫。

一次重要事件

我非常的委屈,尤其是因为我深信父母是错误的。但是我几乎没有一点点怀疑我应该服从于他们的支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会改变我的整个生涯,我所真正相信的是我的生命得到了挽救。

到了我十岁生日的时候,我的健康状况得到了一定的改善,够算是相当正常。只是我的个子很小,肌肉也很松懈,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只有六七岁的男孩。我处于一个懂得欣赏的年纪,有着一个男孩子对这类事情的全部兴趣:一个马戏团来到了我们的小镇,特别重要的是它宣称一个强壮的男人将会参与演出,除了惯常的力量表演之外,他还将在一块厚木板下承受二十五个成年人的重量。

我无法形容我观看这一力量壮举的渴望。当我的父母拒绝带我去马戏团的时候,我几近心碎。我如此坚决的希望亲眼观看这个强壮男人的演出,我把所有我十分珍爱的物品都卖给了我的同学,绝大多数都是亏本甩卖,直到我凑够了买一张票的钱。

我根本无心观看马戏团中其它的节目,心痒难耐的期待大力神的出场。他的表演在现今这个打破纪录的事件频发的时代无法造成很大的轰动,但是当时我对他的表演目瞪口呆,而更对这个男人肌肉的强健大为惊奇。(译者注:这位大力神就是健美鼻祖——尤金·山道)

63cbb4ee760d4844ef1e1e2d8ad4d572.png

尤金·山道

回到家后,我找了一块合适的厚石块,自己开始偷偷的练习哑铃动作。我觉得我所需要做的就是锻炼,而且毫不怀疑我终究会变得和表演我亲眼所见的这个节目的男人一样强壮。我渴望行动起来的狂热使我失去了谨慎,父亲对我产生了怀疑,并最终发现了我的秘密。这样,在我达成目标之前,父亲将那块粗糙的大石头砸得粉碎。

他的本意是好的,因为医生告诉他我不能有任何方式的劳累。

我确信那块大石头被砸碎几乎是曾经发生过的最好的事情,因为我更坚决要进行锻炼。现在,我把我发明创造的才能专注在寻找能让我将自己的决定坚持到底,而且无需使用那些会暴露我的器械的方法上。这样一来就使我发现了如今已被我完善到我的体系当中的——

肌肉控制

在我幼年卧床不起的日子里,我经常拉伸和收缩我的肌肉。现在我又经常这么做了,只是是以一种更为紧张的方式,一定程度的机械运动将会使肌肉疲劳。

起初,我的练习包括每天清晨和晚上在我卧室的封闭空间中进行很怪异的运动以及柔韧练习。

随后,我开始观察如何通过特定的运动来收缩和放松特定的肌肉。

毫无疑问,在所有的肌肉中大家最了解的是肱二头肌。这是因为肱二头肌吸引了每一个男孩的注意,收缩时这块肌肉的大小被当作一个男孩力量的明确标志。但是在我尝试通过(除简单的弯屈胳膊之外的)其它的运动来锻炼这块肌肉时,我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胳膊以及前臂上的其它肌肉被这些运动所影响的方式上了。

现在想一想,如果当时我有哪怕一点点解剖学的知识,知道肌肉通常是成对的并且是相互对抗的,那么我将毫无疑问的早就发现这套能让我达到当前这样几近完美的健康与体力状况的肌肉控制体系。

可惜,我当时对「肌肉放松」理论一无所知,其实这正如我稍后要讲解的,对于肌肉控制,放松和收缩同样重要。

我的健康状况改善了

在我练习的日子里,肌肉锻炼对我产生了影响:在大约一年的时间里,我的健康状况与体格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我开始能自己和我的同学们进行体力上的比试了。我还记得在十四岁的时候,我是如何背着一大袋面粉走得比镇上任何一个男人都远。

因为我凭借这项技术所获得的名声,或者也许你会说是恶名,在我们本地的运动俱乐部开业时,我被邀请成为其会员,虽然入会者的年龄被限制为不得低于18岁。

的确,我仅仅只是作为一名受限会员而加入的,也就是说,不允许我进行大重量的运动,因为委员会必须对会员的意外事故负责;然而,这是一种荣誉,我深深引以为荣,因为我觉得它是对于我自己以坚定不移而达到成果的一种正式认可。

因为这样的激励,我开始更为拼命的锻炼,比迄今为止使我收益颇多的那套体系强度要大,希望自己的体质能得到更进一步的改善。

我搞到了轻量级的哑铃,但是发现自己毫无进展:没有从中受益,反而在锻炼之后感觉疲惫。我恢复到我之前的旧体系,肌肉运动、伸展身体等等。虽然这些运动没有使我感觉那么的累,但我感觉到有了一点点的改善。于是,我又重新拾起了哑铃,发现结果还是一样。

当我渐渐意识到我只不过是在滥用并使我的肌肉疲劳,而不是使之更强壮的时候,我感到非常的困惑与懊恼。随之我发现,根本就不是——劳作,而是营养使肌肉强壮。对肌肉的锻炼,合理的锻炼,能协助肌肉获得营养。但是正如我后来所观察到的,合理的锻炼必须配合着将思想集中在所锻炼的肌肉上。

我再次回到我原先的锻炼方法,但是这一次我着手改进它。

a25a28483b6c117e0183fee7aa541874.png

收缩

我已经精通此道,因为我能够任意收缩我身体上的每一块随意肌。

但是似乎我收缩的越多,肌肉就变得越僵硬,因而提高也就受阻了。然而,通过对肌肉的一些按摩以及我熟读科学著作(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们教我在锻炼时如何更好的提高效率)所收集到的知识的灵活运用,我发现我的身体发育和力气渐长。而这一切并未借助于重物或是哑铃的常规使用。

我当时已经到了离开学校的年龄了,在一番犹豫之后,出于他们早期抚养我时的恐惧,我的父母毫无意外的决定让我进入工艺制造的领域。因此我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一个当地人的学徒。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